<rp id="wpwuy"></rp>
<span id="wpwuy"></span>
<dd id="wpwuy"></dd>

  1. <em id="wpwuy"><acronym id="wpwuy"><u id="wpwuy"></u></acronym></em>

    1. 天天滾動:美國無下限收割世界各國,中國搶占部分美元霸權的良機已經到來?

      來源:且聽軍說

      相信有不少粉絲是蘋果公司的用戶,甚至此刻用來閱讀的設備就是iPhone或者iPad。但不管是不是蘋果的用戶,應該都或多或少知道今年蘋果公司大幅提高了新品價格這件事。


      (資料圖片僅供參考)

      對于不少國家和地區的用戶來說,蘋果新款旗艦智能手機 iPhone 14 系列價格正大幅上漲。

      英國、日本、德國和澳大利亞的iPhone14新機價格漲價幅度驚人,從數十美元到數百美元不等,這種差異還僅僅針對入門級機型,高端機型的價格漲幅更是令人咋舌。

      相較之下,中國消費者受到的影響反而沒有那么大。但同樣有部分產品在中國定價過高,顯得性價比較低。

      經濟學常識告訴我們,利潤最大化并不是價格越高就越好,過高的價格反而會影響銷量,最終影響銷售額。蘋果公司的高層自然明白這個道理,采取這樣的定價策略也是無奈之舉。

      蘋果首席財務官盧卡?馬埃斯特里解釋道,“基本上,世界上所有貨幣兌美元都在貶值。強勢美元在多個領域給我們帶來了挑戰”。

      實際上,不僅是蘋果,麥當勞、寶潔、可口可樂等公司的高層均表示了類似的看法,抱怨強勢美元給他們的全球業務帶來挑戰。

      這些公司半數以上的利潤來自于美國之外的地區,強勢美元和匯率波動產生的影響舉足輕重。

      在我們的印象中,美元一直是非常強勢堅挺的貨幣,為什么今年市場的情緒會這樣大?

      那是因為美元今年強勢得有些過了頭。與世界其他主要貨幣相比,美元今年處于20多年來最強勢的階段。

      美聯儲在今年9個月內以鐵腕鷹派的風格連續加息7次,累計幅度高達425個基點。美元指數在2022年漲幅更是高達19%。

      所謂美元指數,是衡量美元對包括歐元,英鎊和日元在內其他6種主要貨幣平均值的指數。也就是說,這些主要貨幣相對于美元紛紛大幅貶值,歐元、英鎊四面楚歌,情況惡劣的日元甚至一度跌去了30%以上。

      美聯儲之所以要冒天下之大不韙,采取如此激進的加息手段,是因為市場上的美元已經泛濫成災,美國國內通脹高企,美聯儲必須回收部分美元以遏制通貨膨脹水平。

      由于新冠疫情的直接沖擊,特朗普在前兩年開啟量化寬松政策,用“大水漫灌”來提振經濟,當時就有機構預測美聯儲將在今年開始加息,但加息幅度如此之大仍遠超市場預期。

      由于美元是世界貨幣,70%的全球貿易以美元計價,加息會導致市場上的美元減少,在“物以稀為貴”的作用下,各國同樣數量的貨幣只能兌換更少的美元,因此匯率必然大跌。

      如果要用美元進口各類商品,這些國家就不得不花費更多的貨幣去兌換美元,成本一步步傳遞到本國消費者那里,最終體現出來的就是物價升高,通貨膨脹加劇。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石油。

      我們都知道石油以美元計價,進口石油的國家必然要付出更多的代價才能拿到與之前同樣數量的石油。比如今年飽受俄烏沖突影響的歐洲,通貨膨脹水平就因美國加息而進一步加劇。

      這就是所謂的美國輸出通脹。美國實際上并沒有解決通脹問題,而是把痛苦分擔給了其他國家的民眾。

      如果是外匯不足但仍需要用美元償債的發展中經濟體,情況就更是雪上加霜。這些國家很可能因為沒有足夠的美元償債而陷入債務危機,從此失去發展機遇甚至萬劫不復,阿根廷、斯里蘭卡、加納等國就在債務泥潭中越陷越深。

      美國利用加息緊縮,吸引國際資本回流美國等方式周期性收割全世界。歷史證明,美國實行緊縮貨幣政策與全球性危機之間存在著高度的相關性。

      1994到1995年間,美聯儲接連七次加息,成為引爆東南亞金融危機的重要因素;2022年,美聯儲再次連續七次加息,力度甚至較1994年時更大。因此,全球主流機構對新興經濟體的中短期展望均是負面。

      甚至有機構認為,一場不亞于2008金融危機的全球金融風暴即將在2023年到來。

      不少人覺得2022年國際局勢動蕩不安,似乎每天都在“見證歷史”。如果我們深挖下去就會發現,背后的原因往往離不開美國加息,收割全世界80億人這件事。

      同時也再次證明,美元是比美軍更可怕的存在。

      就比如牽動億萬人生命的俄烏沖突為何久久不能結束?我們要知道,美國之所以源源不斷地給予烏克蘭援助,絕不是什么“捍衛民主”,利益才是其首先考慮的因素。

      美國在開始加息以后,世界上很多國家都會以拋售美債的方式增加本國的美元儲備,但這樣一來,美債的拋盤過大,接盤明顯不足,可能會給美國債市帶來不可知的風險。因此美國必須要挑動俄烏沖突持續下去,這樣才能驅使歐洲的大量資金跑到美國避險,而購買美國國債恰恰是這些資金最穩健的避險方式。

      因此,無論俄烏沖突背后有著怎樣的復雜博弈,美國實實在在得到好處是毋庸置疑的。

      不過,對中國來說,這場席卷全球的加息危機仍然是危中有“機”。

      首先是美元在狂漲半年后終于觸頂,12月開始從高位大幅回落。因為美聯儲加息固然能夠收割全世界的財富,同時抑制國內的通貨膨脹,但也可能導致美國國內市場的美元流動性不足,進而加劇經濟衰退的風險,所以美國不可能持續不斷地加息。目前來看,局勢似乎已經到達了這樣一個關口。

      而且我們看到,盡管多國通貨膨脹水平今年大幅提高,但中國的通貨膨脹水平仍被遏制得相對較低,人民幣兌美元貶值幅度遠低于歐元、日元與英鎊兌美元貶值幅度。人民幣仍是較為穩定的全球貨幣之一。

      特別是中國目前正在逐步恢復正常,經濟前景被大量業內人士看好,國際資金也蠢蠢欲動,準備投入回報率更高的亞洲市場。同時,俄烏沖突展現出的美國霸權和美國加息收割世界的舉措也讓絕大多數國家不滿,部分國家正在積極探索“去美元化”的路徑。

      這讓美國本次加息的收獲并不如預期中的那樣大。

      俄羅斯今年為規避西方制裁,宣布向歐美供應天然氣時要以盧布結算;印度央行也宣布推出國際貿易盧比結算機制;伊朗呼吁在國際貿易中以其他貨幣替代美元;甚至就連美國的“親小弟”以色列,也將人民幣納入其外匯儲備。

      在前陣子的中國-海灣阿拉伯國家合作委員會峰會上,我國更是直接提出了要用“人民幣結算石油貿易”的倡議,而油氣貿易人民幣結算是人民幣國際化的關鍵一步。

      換言之,中國正在加速搶占國際主導貨幣的優勢地位。

      可以這樣說,看似穩固的美元霸權實際上危機四伏。世界“苦美國久矣”,只要遇到合適的契機,內憂外患必將一起爆發。屆時,人民幣將是那些“去美元化”國家的優先選擇。

      中國要想真正實現偉大復興,也必然要打破被美元霸權收割的輪回。我們應該看到,美國越是瘋狂地透支美元信用,對中國未來的行動就越有利。

      《韓非子·亡征》中寫道,“饕貪而無厭,近利而好得者,可亡也?!边@句話的意思是,如果一個國家極度貪心而沒有滿足,追求財利愛占便宜,那么這個國家就很可能會滅亡。

      美國正在這條不歸路上疾馳。

      因此,我們就要更加務實。作為貨幣趕超國,中國還需要提升綜合國力以及國際政治領導力。盡管中國奉行“不結盟”政策,很難強行在集團內部推動人民幣國際化,但仍然可以利用龐大且完整的全球產業鏈率先在部分國家取得突破,以此產生的連鎖反應將不斷把人民幣國際化推向一波又一波的高潮。

      標簽: 人民幣國際化 美國_財經

      推薦

      財富更多》

      動態更多》

      熱點

      3344视频
      <rp id="wpwuy"></rp>
      <span id="wpwuy"></span>
      <dd id="wpwuy"></dd>

      1. <em id="wpwuy"><acronym id="wpwuy"><u id="wpwuy"></u></acronym></em>